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十二试炼】(完)【作者:新言新语】
【十二试炼】(完)【作者:新言新语】
字数:71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我叫洋洋,是个大学一年级的学生,目前一个人在T市居住。但是尽管我在独居,却并不感到孤独——这是因为,我参加了我们学校布莱克科技社,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实验员。

  看到这里,你可能会觉得我在为我们科技社打广告,并且为我如此衷心地宣传而感到惊讶,但实际上,我从高二起,就与这个社结缘了当时,我小学时最好的朋友连跳两级,直接考入了T市大学,布莱克科技社是这所大学最有名的社团,而加入要求就是,要寻找一个自愿的「实验员」。而我,就被他稀里糊涂的拐上了贼船。

  那是高一的暑假,我听到了门铃,打开门,只有一份快递与一封信。信是马瑞杰写的,他是我小学时最好的朋友,也是为数不多的知道我特殊癖好的人。
  信上写道:「小洋洋,许久不见,甚是想念,奈何要出国,只得一献薄礼,聊表相思,包裹里的是我自己研发的美白药片,相信能让你在伪娘之路上更进一步!PS:它的作用机理有些特殊,一天一粒,如发生意想不到的情况,属于正常反应。」

  毛的正常反应啊!我的内心深处咆哮着,但想了想自己一直想做个美丽伪娘的梦想,我忍不住的打开了包裹。

  包裹里的确是一瓶药,大约有几百粒,我小心地倒出一粒,吞下,然后藏好药,毁了一切有关的东西——毕竟爸妈晚上会回来的。

  就这样地,我吃药吃了一个月,皮肤没有变白,面容也没有变阴柔,我开始以为自己吃了假药,但想想当初的友情,「反正吃了也没什么,干脆接着吃吧!」我这样对自己说。

  但是当天晚上,就发生了变化。当我醒来时,我感到身上套着什么。朦朦胧胧地一拽,用尽全力一拉,竟拽下一张人皮来,正是我自己的皮。再看看自己,皮肤确实白皙了不少,皮肤上的纹路也浅了一些,「原来这就是美白方法啊,真是不可思议。」我自言自语道。

  因为我起床时父母已经去上班了,所以没有人发现这件事。为了避免人皮引发一些问题,我把它藏在了门口的消防柜里。「嗯,这就没问题了!」

  但事情远没有结束,第二天早上,我去看我的人皮时,它居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柱状物,我自然明白,这是个自慰棒。

  正好,今天家里没有人,在疑惑了一会儿以后,我在消防柜里安了一个隐蔽的摄像头,这是我当初怕车子上的零件被偷而准备的,没想到现在派上了用场。做完这些,我闻了闻那根棒子,没有异味,又洗了八九遍,确认干净后,便毅然决然地插入了自己的钢门里。它上面涂着的润滑剂很滑,很香,一下就滑进了我的肚子里。在我突然想起来我忘记了灌肠时,努力拉,却拉不出来了。

  到晚上了,早上还在要求发泄的肚子没了感觉,仿佛并没有什么存货似的,我却越发忧心忡忡。

  过了四天,我一直没有排泄出任何大便,相反,我的体能却提升了。我大概明白了什么,于是更加好好吃药了。

  开学了,我再也没有排过便,好在并没有人发现我的异常。不过多久,第二件皮便褪了下来,果然,是每个月的十五号褪皮。我再次如法炮制,这次是一双短袜,像丝袜一样,十分透明,穿上后便直接消失在了脚上,只留下轻微的紧绷感。

  当然,录像我也看了,短袜竟是人皮自主变化而成的。知晓了这件事后,我便放心了。毕竟自产自销总好过三无产品吧!

  短袜的用处也是立杆见影的,在这一个月,我的脚缩小了一号,内心欣喜若狂,但又隐含着些许担忧:未来,我该怎样,才能不被发现?

  好在这一个月并没有发生我所担忧的事,脚变小的事没有被发现,毕竟还只是小了1号嘛。在昨天又一次蜕皮以后,今天我打开消防柜,发现的是一副假阴,与之相伴的是两瓶药水,「这应该是胶水和解胶剂了吧?正好父母不在家,先穿上再说!」剃光了阴毛,又用以前偷偷买的脱毛膏脱去毛根,完全不必担心被发现,因为父母从不会在我洗澡或上厕所时来偷看。

  洗干净下体,把JJ对准假阴的小乳胶套,涂好胶水——应该是两瓶中较黏的一瓶吧,按在下体按了三分钟,粘的很紧了,但完全没有不适感,仿佛天生就是长在我身上一样,唯一一点不好,就是JJ早已充血,被按住了,有奇怪的感觉,但没多久,随着时间的流逝,下体恢复了正常,平平的,光光的,就像个女孩子一样。我开心地笑了,决定带着它,过上一个月。

  紧接着,我把手指伸入了我的新阴道里,可惜并没有什么感觉,刚兴奋起来的心情又低落了。这份低落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我又想起了我还有一个可供玩弄的地方。此时我的皮肤已经白皙许多了,周围人虽也有过奇怪,却也只以为是保养得当。手指也变细了,骨架也纤细了些,只看背影,已经看不出男女了。然而体力却没有变差,反而更好了,这依赖的便是那个自慰棒了。它能给我把大便分解并提供给我营养和能量,否则我原先1。7米的个头也不可能在两个月内长了两厘米,既然如此,钢门里应该是十分干净的,自然就可以把玩了。这样想着,我做出拉的动作,括约肌如愿以偿地张开,放出一阵馨香。这应该也是自慰棒作用的结果,轻而易举地把手伸了进去,毕竟手也不是太大,却摸到一个有点硬的东西。好奇地按了按,忍不住的发出了一声娇喘,这感觉实在太棒了,只是假阴里流出了一些腥臭的jy,不太好处理。我于是拿了个卫生巾垫着,继续gc了三四次才意犹未尽地停下。

  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我每天晚上都这么干,忘了假阴,它的颜色与我的皮肤越发接近,直到月末,它已经与我的皮肤颜色相同了。但我却浑然不知,直到又一次脱皮的时候……竟然从假阴上脱下了一层皮,而此时我才发现,小jj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慌忙地找解胶剂,却发现它已经在书架后的藏匿处倒着了,里面的液体早就流光了。

  我感到全身一阵无力,看看下体精致得像自己长的一样的假阴,边缘的接缝几乎看不出来,难道我的未来,就是要与这东西为伴了吗?

  罢了罢了,想想短袜和自慰棒,不一样是脱不下来的么?想到这里,我便释然了,既然已经这样了,那就这样到底吧。

  和往常的几次一样,我趁爸妈不在把皮放进了消防柜里,等待下一天的到来。
  这次的道具是一件束腰和一件开裆的连裤袜。在近乎自暴自弃的心理下,我带着些许渴望地穿上了它们。与之前的短袜一样,它们在穿上后便看不出来了,一阵阵紧绷感从我的腰部以下不断传来,带给我极大的愉悦感。不同的是,屁股的地方不仅没有紧绷感,反而有一阵阵往外的牵引力。

  不出一个礼拜,它们对我身体的改造就已经初有成效了,下半身已经完全是个女生的样子了。最近刚好有漫展,于是要求父母给自己买了一身cosplay装。当然是女装,还有比我脚小一号的短靴,穿上后……如果不看头,感觉还可以?

  总之又买了个假发带上,效果不错,连爸妈都觉得我不当个女孩真是可惜了。当然,也有对我腿和脚的疑惑,但最后总归是搪塞过去了。

  到了漫展门口,换装,去找我的小伙伴,伙伴皆惊忙,开车这么久,发现基友是伪娘。于是整个漫展,我们之间的气氛一直处在gay气满满的状态之中。但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的基友,下身早就平平的了。

  欢乐地从漫展回来,继续过该过的生活,但父母的疑心和同学的调戏越来越重,我不知道我还能瞒多久。

  在下一张皮脱下后,我的新装备又给了我极大的暴露危险。此时我的腰围已经是20寸,在此时已经很纤细了,但似乎还会继续细下去。膝盖出已经像动漫里的角色一样,看不出什么褶皱了。这次的装备是两粒药片,红色的写着bra,蓝色的写着in。brain,大脑?大概是提升智商的吧。

  然而暴露的危险在于,我的胸开始变大了。然而还是没被发现,为什么呢?因为父母都被公司派出国了,没有半年回不来。此时我格外庆幸我的好运。随着胸部的缓缓增大,快要到B的水平了,我的脑子也越来越好用,在我以满分做完了近三年高考所有的理科题,并用英语答了五六次面试的答辩后,老师快乐地答应了我的休学申请,只是叮嘱我不要忘了一年半后去高考。于是我得以呆在家里,看着药片越来越少,我的每一天都是在兴奋中度过的,家里各种情趣用品已经塞满了一个箱子,而我这两个月以来,得到的道具也更加优秀了。上个月,我得到了一顶假发和一罐脱毛膏,开心地把眉毛和睫毛以外的毛都除掉,带上紫色的长假发,配上已经看不出一点纹路的皮肤,18寸的腰,肥硕的屁股和d杯的乳房,穿上cos的裙子,已经俨然是个美少女了。每天出门,我都有从内心深处出现的愉悦。

  而在下个月,我的礼物,让我再也不能出门了。

  这次的礼物是一对美瞳,一盒面膜和一个口塞,我毫不迟疑地带上了口塞,还没来得及看另外两个,一阵奇怪的感觉便袭来了,我躺在了地上,感到难以呼吸,没过一会我就窒息得晕过去了。

  我不知道的是,那个口塞在进入我的嘴后,快速蔓延出两根管子,一条蔓延到肺部,另一条则沿着我的身体,像是吞噬一样毁坏了我所有的消化系统,与自慰棒相连,至于那些器官?全都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极大的肉腔,随后又在束腰的挤压下变小,把我的腰缩到了10寸,下体的假阴也开始了改造,JJ消失了,阴道成为了真货,与肉腔连接,并且把肉腔改造成了子宫。短袜也不甘示弱,狠狠地把脚缩小了一倍,腿也笔直细长,可以让一些腿控看着就gc了。
  在我醒来时,天已经黑了。我从早上七点昏迷到了晚上11点!在我试图站起来时,才发现自己的变化。腰已经细到了可怕的程度,可完全不影响我的活动,腿变得十分完美,脚却小了快一倍。没有办法,我只好在鞋里塞纸,以让我有鞋可穿。但我并没有注意到下体的变化,只是感觉自己越来越美了。胸停在d就不再长了,但是却有一种奇怪的肿胀,禁不住按了一下,乳房里的奶就喷出了一米远。看样子以后必须穿乳贴了,带好美瞳,照着镜子,感觉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睫毛变长了而已。

  这样,我又打开了面膜,给自己敷上。敷着敷着便睡着了。(为什么昏了一天你还睡得着啊!)

  到了第五天早晨我才醒过来,四天没吃饭的我感到饿极了,吃了六包方便面都没觉得饱。才想起脸上的面膜,把它撕了下来。照了照镜子,精致的脸上是动漫一样的粉色大眼睛,鼻子,嘴巴变得小巧了许多,声音变得无比动听,紫色的及膝长发在我在我身后飘着,俨然是个绝世尤物,那还看得出半年前是个男人!
  但我突然意识到,这个样子的我,再也不是个人了。无论是无底洞般的饭量,或是完美的皮肤,或是这样美好的身材,乃至紫色的头发和动漫人物一样的脸,怎么看也不像个地球人了。

  但这才仅仅六个月而已。十二试炼,还有六道等着我呢。

  可是我最大的难题已经出现了,那就是没有衣服穿了。食物可以靠送外卖解决,可衣服是要去现场试的。然而我这样的外貌,想有衣服穿难上加难,原先的衣服早已不再适合我,最终,我登陆了一个网店,购买了我所需的衣物。

  解决了衣食问题,下一步,我订了一副巨大的墨镜,以掩盖我美丽的大眼睛。然后,继续我的淫乱生活。

  在我做出那个做了几个月的动作时,整个人一震,后庭居然变得如此敏感,阴道也流出了水,可我感受到的却丝毫不同于以往。

  在半个小时后,我明白,自己已经是个真娘了。在新衣服送到后,这种感觉越发强烈。这是上帝最完美的作品,我只能这么评价自己。

  十二试炼的一半已经过去,又过了一个月,人皮又褪下一层,此时已经到了新的一年,礼物无比丰盛。共有三件,分别是一双芭蕾舞鞋,一条丝带,和一管泛着绿光的针剂。我不知怎的,便知道了它们的作用,芭蕾舞鞋会缩短我的跟腱,使我只能垫着脚尖走路,只要系在头发上,丝带就可以极大地降低我的存在感,针剂则可以使我全身更加柔软,达到柔若无骨的级别。统统装备以后,狠狠地摸了自己一把,手感太棒了!

  此时,已经三四个月没出过门的我突然想到外面,感受一下久违的新鲜空气。
  此时天气已经是全年最冷的时候,许多人裹着厚厚的衣服匆忙地来来往往。按理说,我穿着厚厚裙装,腿却光着,脚上更是踮脚走路,是极易被围观的。但发带帮助了我,只要我不当着大家的面做一些羞羞的事情,就不会有任何问题。
  但是我毕竟是主角嘛,出门怎么可能没有事发生呢?这不,当我走过一家饭店的时候,麻烦来了。

  我原本也是对这家饭店很熟悉的,因为这里是我的一位女性朋友(真的,别想歪)家的产业,而她在周末时往往会在这里看店,她父母美其名曰:锻炼经验,继承家业。可我这位朋友,是个不折不扣的宅女,当然,也是我开车的好伙伴。顺带一提,她也知道我喜欢伪娘的秘密,甚至多次表示「这种爱好好带感啊」并且始终帮我掩饰。之前休学时,也曾和她告过别,听说后来她回家后大哭了一场,还多次给我打电话,声音变了以后,便说是伪音伪过头了,调不回去了,也就是如此了。

  正巧,我的电话响了起来。从小包里拿出手机,她又在给我打电话了。
           ————切换视角————

  我叫雷泽音,别问我为什么我的名字这么奇怪,但我确实是个中二女生,嗯,高中二年级,没毛病。现在我正趴在我家饭店的柜台上,上午十点,食客不多,想了想自己前几天休学的有几率以后成为男朋友(现在可以成为女朋友啊)的好朋友洋洋,决定给他打个电话,请他哪天一起坐坐,喝个茶顺便加深一下革命友谊什么的。

  洋洋最近练伪声练到中毒,声音变不回来了,在我知道这件事后,笑的肚子都有点疼了。这么想着,我按了通话键。

  这时,我的眼睛里闯入了一个紫色的身影。披散着的紫色长发柔顺又光滑,看上去像是Duang过一样,穿着一身华丽的裙装,带着墨镜。她停了下来,拿出了手机,有点眼熟的感觉,然后接起了电话。与此同时,我的耳朵里传来一声悦耳动听的声音:喂?

  我脑子里顿时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猜测,于是问他:「你现在在哪里?」但我最害怕的事情发生了,门口的女子看了看四周,突然紧张了一下,同时听到一个故作镇定的声音:「我在家里啊,怎么啦?」我并没有回答他,而是走到了门口,看到了那个熟悉的手机——正是洋洋的。

           ————视角转换————

  在我疑惑着为什么泽音不理我的时候,眼前突然冒出一个卡哇伊的脸,正是泽音。刚刚下意识的说了一句「泽音,你看我干啥?」,我就知道,自己露了馅。
  她用颤抖的声音询问着我:「洋洋?」这是哀求而又不希望得到回复的语气。但我回应了她:「泽音。

  在我表明身份之后,我们轻车熟路地走进了她用来宅的房间。关上门,我突然眼睛一热,竟流出泪来,直到这时,我才领悟到寂寞的可怕,迫切地希望有一个人可以依靠。

  「怎么样,我这个样子,很变态吧?」我拽下墨镜。此时,我看到的是泽音惊讶的面庞。

  发带的阿卡林光环似乎突然失效了,以至于泽音可以一睹我的全貌。显然,以我的视角来看,她已经彻底斯巴达了。过了半天她才恢复正常,脸上表情有些奇怪,把手伸到了我的胸部,捏了一下。

  我不由得发出一声娇喘,蜕皮了七次,我的皮肤已经无比敏感了,再加上我的道具的改造,即使已经熟悉这种感觉超过三个月了,我发出娇喘依然并不奇怪。
  可泽音这时终于开口了,「六个月前,我就看出你不太对了,现在居然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便把那个秘密,把那个保守了七个月的秘密告诉了她。她无疑是相信我的,也同样是能理解我的,但我并不知道她还是爱着我的。即使我再也不是个人,或是性别都发生了变化,她依然是爱着我的。这是我始料未及的,她在听完后,便直接表白了,对着我已经有点像个乳胶娃娃一样的身体,表白了。

  我自然无法拒绝,或者说,这份爱太过沉重,我不敢放弃。在这样的情感里,我度过了七个月来,唯一一个不孤独的夜晚。当然,是在我家。

  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醒来时,泽音已经走了。桌上的字条写着:「2月14号,我给你过生日。」

  心中漾起一阵暖意,我又开始了普通的一天。

  世界之外,一个叫做堕落方舟的观测点,一群盒外观测者抓住了标有时间二字的操纵杆,表示去他妈的日常吧!然后一拉,时间到达2月14日。

  今天我和泽音high了一整天,在确立关系以后,我就给她开发了小花花,然后第二天,她这样就看到了我的蜕皮。「

  此时,恰好是寒假,泽音没有离开我家,便也有幸看到我的道具获得过程。在亲眼目睹了这一切之后,她向我提出了建议:为什么不给马瑞杰打个电话呢?
  一语惊醒梦中人。

  我立刻给马瑞杰打电话,可是打不通,我意识到,问题大了。

  经过了这次的蜕皮,此时我的皮肤已经没有任何纹路了,但运动却没有一点滞涩感,脚已经小到了三寸金莲一样的大小,如同芭蕾舞演员一样站立着,完全没有痛苦的感觉。胸已经继续增大到篮球大小,完全没有下垂,傲然挺立着,稍加安抚就会喷出一阵奶来。我吃的东西也越来越少了,这一个月以来,我只吃过三次饭,睡觉时间减少到每天只需两小时。很奇怪的是,尽管如此,我却没有什么感觉,仿佛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是司空见惯的一样。这次皮肤变成了一件胸罩,乳头部分是漏出的,轻车熟路地穿上,十分舒适,并没有想什么后果于是后果来了,在带上胸罩后,就在泽音离开后不久,我便因为不知道什么原因昏迷了。
  然而我不知道,在我失去意识以后,走到了床上,失手打翻了药片,全扣进了我的口中,下意识的几个吞咽后,十二试炼最难的最后几道正式来临8,9,10,11,12五道试炼的同时进行没有给我太大的感觉,直到一个半月后,醒来的我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是电话的响声吵醒了我。手机正铃铃作响,还处在浑身迷糊的我便直接接起来,是父母的电话,他们还有半个月就都能回来了。

  打完电话,我才想起自己的声音问题,却发现已经恢复了男音,再到厕所照照镜子,与半年多以前的我区别不大。这接近一年的体验,仿佛梦一般,但我知道,这变化是真实的。身上穿着一件灰色的秋衣,黑色的短裤下是极其润滑的黑丝,脸上仿佛套着什么东西,有种淡淡的不适。黑丝从裤子下逐渐蔓延到全身,只留下了头,而在上臂处开始渐变为肉色,到了手上,几乎已经看不出来了。床上还有一个遥控器和一粒药。此时我的心里没来由地泛起一阵疑惑,为什么,为什么马瑞杰会把药寄给我呢?

  但我并没有想太多,以前几次都吃了,这应该是最后一次,还有什么好迟疑的呢?

  吃下药,我便研究起遥控器来,它的构造很简单,只有一个滑块,高,中,低,无,解五个档位。这时我的力量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增大了许多,一不小心便调到了高。

  我身上特殊的,大概是用了空间技术掩饰变化的衣服失去了效果,一对巨大的,不下垂的乳房就跳了出来。身体重心变化并没有给我带来困扰,因为我根本没法关注这些困扰:全身上下都像被人抚摸着,无尽的快感充斥着身体,带来无限的愉悦。直到我高潮来临,乳房的奶狂喷了一升多,下体也流出大量的淫水,把整个家都加上了一股我特有的甜香气息,手指下意识握紧,把滑块扳回了无才结束。

  既然父母要回来了,那我的生活也该回到正轨了,以瞎编的理由骗过班主任,我成功回到了学校。看着泽音担忧的神色,我便告诉她,我的变故已经结束了,自此以后,这就成了我们之间的小秘密。直到某天,我在去她家时,看见门口摆着一封布莱克科技社的邀请函……

  不过,那是另一个故事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