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游戏王】(番外)【作者:3058150677】
【游戏王】(番外)【作者:3058150677】
字数:74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游戏王番外一

             C组战 海莉VS晓峰

  C组是海莉和晓峰抽到了对战,海莉一句话不说,默默的径直走向决斗场的另一段,一席水蓝长裙的海莉,配上阴柔的眉眼,简直让人琢磨不透。这和另一边只穿了一件白背心将自己的一声腱子肉都暴露在空气中晓峰成了鲜明的对比。
  晓峰一路走一路漫不经心的看向四方,好像胜券在握一般。可在场地另一边的海莉早已经等不下去了,冲着晓峰死盯,却还是一言不发,直到看的晓峰背脊一阵发凉,才回头和海莉对上眼神。但还是忍着这身寒意对着海莉举起手举了一个大拇指,海莉刚以为晓峰是想为她也打气的时候,晓峰就把手倒了过来,随后转身走向高台的座位上,「叮~~」整个决斗场发出耀眼的光芒海莉与晓峰各自将自己的卡片放在决斗台上的控制面板上的卡牌放置区域,那块区域便向下凹陷进行洗牌。两人的下体也都被装置牢牢包裹住,这时海莉终于说了开口说话了「你会为你刚才的傲慢付出代价的!」

  可另一边的家境普通的晓峰摸不着头脑,想不通海莉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火气。原因很简单,就是海莉生来就在贵族家庭,各种礼仪精通和绅士交谈,像晓峰这种在这种正式的场合还这么没有礼节的的人十分厌恶……就这样两人沉默无语,既没有争执也没有互敬……

  不过这时比赛开始倒数的响声也正好打破了这尴尬的局面。

  晓峰「我先攻!」放了一张「土匪头领」-攻1600守1100置于场上,从头到尾都是兽皮遮身的一个土匪立与场上,手中举了一把足足有两米高的大砍刀,右眼上一道长长的伤疤更显的他戾气十足。「盖一张牌,结束!」

  海莉「准备好后悔吧!」海莉随手把一张卡打了出去,「水灵祭司」-攻1000守1000,地上突然多了一个水蓝色的魔法阵,魔法阵涌起水花,不一秒水花越来越多组成了一个人形。手握一个镶着蓝宝石的法杖,淡蓝色的袍子裹着娇柔的娇躯,在袍子下居然是蓝色的比基尼。覆上两张牌,结束!

  「你这是故意的吗!看不起我吗?」晓峰看着场上这个一千攻的水灵祭司,都不带思考就令「土匪头领」进攻「水灵祭司」,明晃晃的大砍刀高高举起,就在即将落在碧蓝色的保护罩上时……

  「陷阱卡发动!」海莉的陷阱卡「丢盔弃甲」发动了,水灵祭司的法杖一发亮,土匪头领的衣服和大刀直接粉碎,裸露的站在战场上,攻守瞬间少了一半。水灵祭司将法杖一举,没了武器的土匪头领直接被弹倒在地。刚才还威风凛凛的眼神和身下怒挺的肉棒也一同软了下来。身为牧师的水灵祭司反而霸气的把袍子一扔,脱下了内裤。一手压着土匪的肩膀,一手扶着土匪头领的软虫放在阴唇上摩擦,用两篇阴唇夹着那条虫子左右摇摆,不一会就又硬了,但和一开始的大小完全不能相比。

  土匪头领想前后摩擦对方的阴唇,可力气上完全被压制,只能让水灵祭司那张灵活的「嘴」叼着自己的肉棒左右碾磨……被完全带跑节奏。在高台的晓峰咬着牙捂着裤裆,但肉棒还是不争气的支起了帐篷。

  「肮脏的人类啊~ 接受神的净化吧!」水灵祭司说罢把刚才脱下的比基尼内裤套在了土匪的脸上,带着丝丝咸湿的液体将胡子拉碴的脸打湿。这股味道和屈辱让高高在上的土匪头领怎么忍受。

  「滚下去!你个死婆娘!老子操死你!」他努力的在水灵祭司的胯下振动,妄图把那个诱人的祭司甩下去,可下面的分身反而更加兴奋,青筋暴动。

  「冥顽不灵的恶徒!还不悔改吗!」水灵祭司摸着那根越来越翘的肉棒,用早已经大张的小穴一口吞没。

  「连我的小穴一半都没插到!你个阳痿的土匪」水灵祭司边骂边用手捏住土匪两个睾丸,用力的挤压,深入小腹的痛感和命根被牢牢包裹的感觉,啊啊!晓峰仰坐在椅子上,双腿绷紧,这副德行在海莉的眼里充满了鄙夷。

  看到海莉那副神情后,晓峰也没有折服「呜~ 怎么,这就是你的底牌?」晓峰绷紧双腿,忍着这种被左右摩擦的快感,从手里又取出了一张卡置入了战场「高阶土战士」-攻1800守1500,身披重铠,手持刺盾的战士从土里钻了出来,可惜他还没有做任何事情,海莉的另一个陷阱卡「水落坑」又发动了(直接使一名刚入场的战士榨干,但主战者不会有这次的感觉)。

  「怎么会!」晓峰不可思议的叫到,但却回不了手了。

  只见土战士脚下的土地全变成了水池,一个史莱姆娘将土战士拖入水中,大盾被丢在一边,史莱姆娘三下五除二就将土战士扒了一个精光,用身下的水穴裹着那根滚烫的肉棒,肉棒上面的保护自己是土块很快也被水消融。露出洁白的男根,水流顺着马眼全都钻了进去,直到灌满了土战士的两个睾丸才停止灌注。「现在~ 是我在强奸你哦~ 」史莱姆娘在土战士的耳边轻轻说到。

  「呜呜呜呜~ 」但可怜的土战士已经被水淹没,什么反抗都没有,只能痛苦的感受这自己是「武器」被别人占据的快感和背德感。

  「现在,我要让你欲仙欲死……」史莱姆声落,在土战士体内的水也开始开始沸腾,土战士再也忍受不住这种深入骨髓的快感刺激,白嫩的肉棒笔直向上疯狂射精,射精管几乎都要撑炸裂了,无数的精子和水被一同射了出来,被水稀释的淡白的精子被全部带了出来。

  在土战士一阵阵的哀嚎后,本来如同拳头一样大的两个睾丸如今瘪的什么都没有了。而在这段时间,土匪头领也早已经被那位披着蓝色的长发的美女祭司给压榨的口水直流了。

  在同一时间,土战士和土匪头领都不甘的长吟一声被榨干了体内的每一滴精液,化成了微光消失不见~ 在土战士消失后,那个水坑也同样消失。水灵祭司重新穿好比基尼,拿着法杖圣洁的看着晓峰。

  而此时的晓峰满头大汗,肌肉紧绷,才忍着没有才水灵祭司的挤压中射精,但龟头还是止不住的流出淫水把牛仔裤的裆部打湿了一大片。

  「失算了!覆一张牌,结束!」最终晓峰也只能不甘的结束了这个回合。
  「下等人就是下等人,这样的计谋也会中~ 下回和就不行了吧!还是乖乖的把你肮脏的精液泄了吧,浪费我时间~ 」海莉边说边用手甩出了有一张战士牌,随着熟悉的魔法阵,又一个水灵祭司站在了场上。

  「呵!你也不是大意了吗!」晓峰斜眼看着海莉,陷阱卡发动!「魔术镜」(对方将一名战士置入战场时发动,抛一枚硬币,正面复制该战士并获得200% 的攻守,反面复制该战士50% 的攻守)

  一枚电子虚拟的硬币在场中央缓缓下落……最终是……正面!晓峰长舒一口气,然后自己这边也从法阵里出来一个男性的水灵祭司,也是蓝色的长袍,和一条紧绷的三角泳裤,虽然身材纤细,但一看就充满了力量!

  「糟糕!怎么会这么背啊!」海莉用阴柔的目光看着战场,捏着手里的牌,不知道想什么。在思考了半天后,只好选择结束。

  「好机会!」晓峰开心的大喊一声,命令男祭司进攻,男祭司和一名女祭司举着法杖碰撞在一起,女祭司的魔杖直接如玻璃一样断裂。男祭司将自己的长袍一扯扔到一边,脱下内裤,粗长的肉棒弹射而出,水蓝的龟头刚触碰到女祭司的内裤就溶解了,肉棒长驱直入,一下便进入了女祭司的小穴深处。

  「啊啊啊~ 不要~ 到底了!子宫~ 啊~ 」女祭司被男祭司的长肉棒顶在地上,
无法动弹一下,而肉棒之进去了一半。

  「这就不行啦?神是不需要你的!你个废物!」男祭司抓着女祭司的屁股疯狂撞击,龟头在花心上划了几下后,一挺腰,肉棒居然一节都进入了女祭司的子宫里。

  「在忏悔中高潮吧!啊啦啊啦啊啦~ 」

  「啪啪啪啪啪啪啪~ !」

  海莉也在台上满脸红霞的捂着小腹,两条腿紧紧内夹。

  面对比自己高1000攻的女祭司,最终还是无法抵挡不住末日般的快感,男祭司的每次抽插都好像要把她的小穴给带出来一样。

  「刚才那股上等人的气势那里去了!嚣张啊,是不是很舒服,快点在我的胯下去了吧~ 只会嘴硬的垃圾!下等人也能操翻你!」晓峰高喊着,伴随着喊声,女祭司的精神也被击破,尖叫着高潮,而这一个高潮仅仅是一个开头,随后女祭司的淫水从交和处四处喷洒,宛如一个人体喷泉一样。

  海莉也在台上绷紧了身子,咬着牙,颤抖了两下身子,胯下的装置将连衣裙和里面的内裤都消融,吸收了刚才射出的阴精。

  「大小姐?来啊!接着嚣张吗!」晓峰结束「啊~ 哈~ 啊哈~ 」海莉调整了
几次呼吸后,冷冷的看着晓峰,摸了一下卡,当看到卡牌的时候,海莉笑容又回来了脸上。

  海莉「发动魔法卡!死者复生!」一阵光芒闪过,水灵祭司又一次回到了场上。

  「接着发动魔法卡!融合!祭献两名水灵祭司,召唤水之女神-莎灵!」攻2500守2000(在场时对方的魔法卡无效)

  两个女祭司化成流水融合到一起,形成一股水龙卷,在水龙卷散开后,一名的美女从中现身,流动的水流将她的私处包裹,腿上穿着蓝色的长筒丝袜,仔细看上面好像还有无数密密麻麻的咒文。

  「莎灵」进攻「水灵男祭司」!

  收到命令后,莎灵一步一步的迈向男祭司,此时的男祭司还挺着修长的肉棒站在原地,不是他不做何反应,而是他已经呆住了,自己供奉的女神已经亲眼到了自己脸前,但是他的女神好像并未次有什么感觉。

  「你这种人来供奉我,简直觉得恶心!」莎灵用苗条的双腿夹住男祭司肉棒最前端的包皮,缓缓的向前挪动,随着莎灵腿上的蓝色丝袜上咒文一个个亮起,祭司肉棒上的包皮也被一点点的向后剥落。

  「啊啊啊啊!女神~ 宽恕我吧!制裁我~ 原谅我的罪恶!」祭司没有一点反抗的意思,静静的任莎灵摆布。

  在台上的晓峰却气氛的锤着扶手「这个二五仔!啊啊啊!一个破烂女神而以,反击啊!」。但祭司还是没有动作,静静的感受丝袜莎莎的从肉棒捋过。最后莎灵走夹着肉棒走到了祭司面前,一转身,用屁股对着祭司,用手抚摸自己的杰作。祭司现在的肉棒一丁点的包皮都没有,包皮消失的地方全都变成了和龟头一样的敏感肌肤。莎灵只是简单的用手指戳了一下祭司就颤抖的跪倒在地。

  「呸!废物!」莎灵对着祭司那光滑的肉棒啐了一口涂抹,走到一旁用脚踩着,丝袜的丝质磨沙感配上敏感的龟头肉棒。导致晓峰居然比祭司射的还要快,肉棒一翘一翘,牛仔裤与内裤直接全部消失,无奈的先射出乳白色的精子,被机器吸收。

  「这么急啊!下等人~ 你都不如你的战士有用!」海莉脸上的潮红早已经下去,取而代之是说不出的自豪,仿佛战胜这个下等人也能勾起她的性趣。

  再回到战场上,莎灵在祭司耳边咬着耳垂轻轻的说到,「不许射精,给我忍着!」

  「唔……好的,女神……我会尽力的……」祭司在忍耐的过程中,晓峰却是受尽了折磨,那种被剥的精光,G点被无限放大的快感让晓峰才射过精的肉棒连软化的机会都没有,就再次开始颤抖,淫水又一次湿润了龟头。

  「没结束呢~ 别太着急认输哦,下贱的狗!」海莉优雅的用一只手支在扶手上,枕在手腕上,懒洋洋的看着晓峰。

               场上——-

  「好了~ 我也玩够了,来!把本女神的丝袜套在你的鸡巴上~ 」莎灵脱下自己的一条蓝色丝袜,甩在祭司的脸上,祭司贪婪的吸了几口,清香的味道让他沉醉,但踩在自己肉棒上的脚底狠狠一压。

  莎灵「想清楚你的身份!」随后把脚从肉棒上挪开。

  祭司颤抖的应答到「好~ 的,女……神~ 」,毕恭毕敬的把丝袜套在了肉棒上,丝袜磨的龟头跳动不止,但莎灵下一道命令让他彻底意志崩溃。

  「用力握住你女神的丝袜,自慰吧!还有~ 给我舔干净我的脚~ 」莎灵将有丝袜的脚踩在祭司的脸上,祭司伸出舌头舔舐着蓝色丝袜的脚底,即使沾了点地上的土灰,祭司也毫不在乎的将蓝色的脚底舔的光滑无比。

  莎灵「脚趾!」

  「嗯~ 啊~ 嘶嘶~ 」口水在五根被丝袜包裹的脚趾上流转,祭司甚至将莎灵
的半之脚都放入的嘴中。

  「呜~ 呜呜……女神~ 我……忍不住了……啊!」祭司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
每一次动作幅度越来越大。

  「射了吧,在我宝贵的丝袜把你的失败都释放出来吧!」莎灵用脚趾把祭司那个调皮的舌头夹住,往外拉伸,在痛苦和快乐中为莎灵的蓝色丝袜中填充了足足半只脚那么多的精液,最终化成微光。

  「啊……」晓峰也同时和祭司一起射出来一股粘稠是精液,落入了装置被吸收。(两次)

  「该死,这个二五仔居然弄的我射了两次。手里一堆魔法卡也无法使用了……怎么办……没办法了!只能看这次的抽卡了!」晓峰把手放在卡库上,颤抖的抽出了自己等待的那张卡。

  晓峰看着手中的卡,紧张的脸庞总算有点缓和的颜色了「……没办法了,先托一下是一下吧!覆一张卡,结束!」

  海莉伸直胳膊指向晓峰「放弃抵抗了吗?连战士都不敢下了吗~ 莎灵进攻决斗者!」

  莎灵穿起被祭司浇筑精液过的丝袜,里面的白汁被挤的甚至溢了出来。漫过了莎灵的大腿,染白了蓝色丝袜。「嗯~ 这温热的汁液~ 真的好舒服啊~ 」莎灵
踩着一步一步的向晓峰迫近,在身后留下一个一个湿答答的脚印。

  「上钩了!陷阱卡发动!」攻击无效化,莎灵瞬间被使了定身术一般,僵在场中央无法动弹,唯独腿上不断从大腿流向脚底的精液证明时间还在流动。
  海莉的神色并未因为莎灵的拘束而有太多的变化,优雅的用手指夹住一张卡,「覆上一张卡,结束!」

  「这次一定要来个好的啊!」晓峰双手合十,不停的祈祷,在另一边冷漠的海莉看到他的动作也笑了出来,不过只是嘲笑~ 晓峰看着手中的救命牌甚至都快哭了出来,激动的赶紧往下一拍「发动特殊卡-亡者融合,将墓地的土匪头领与高阶土战士融合,召唤!」

  「地灵将军!-攻3000守2500,攻击莎灵!」身披黑曜石铠甲的英俊男子从光芒中露出面目,高举一杆龙枪就向无法动弹的莎灵奔去,无法动弹的莎灵被一枪戳破了保护她的水盾,身上的薄纱与胯下的拿团水也散成水花,溅落一地。

  「来吧!女神的小穴是什么样的!让我见识见识!」说着地灵将军的下衣自动变成土块脱落,一根雕刻着奇怪纹理的土肉棒从胯下笔直的钻了出来。

  土裹的肉棒在莎灵的小穴中进进出出,身为水之女神的淫水自然也比一般人要多的多,没插一会莎灵的阴唇就不断的抖动,宛如下雨一样,洒落在两人脚边,形成一摊散着热气的水泊,不过全是莎灵的而以。

  相应的在台上的两名决斗者,晓峰叉着腰,用鼻孔看着海莉狼狈的?模样,海莉被插的上窜下跳,两腿腿蹬的水晶高跟鞋都掉了,裙子沦落不堪,还有丝丝秀发被汗水站在脸庞上。

  「你……输了~ 」海莉在有气无力的喊了一声,但因为海莉刚才那声实在太小,晓峰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并没太在意,依然开心的看着自己的地灵将军将如同木偶一样的水之女神换着花样的奸淫。

  「啊……」海莉和莎灵同时淫叫一声,海莉又一次泄了一装置的阴精,晓峰拍拍自己的胸脯,好险就输了!下回和就一鼓作气,送她上天!

  「发动……陷阱卡!神之复仇!(当自己的战士死亡后,令其复活并在两回合内获得1000攻的加成!)」

  这时的莎灵正如母狗一样跪在地上,口水直流,双眼翻白,被地灵将军拉着两条纤细的胳膊,淫水和阴精溅了地灵将军一身,身体即将化成微光消失不见。
  但随着海莉陷阱卡的发动,本来已经半透明的莎灵突然变的实体,并且比刚才更加英气逼人,洒落在地上的水重新回到莎灵腰间,突然水光一亮,还在姦染女神的地灵将军停止了抽插。但并不是他想停止,而是莎灵的小穴此时充满了力量,和刚才软塌塌的水帘洞完全不一样。虽说还是肉壁,但就像老虎钳子一样,狠狠的把地灵将军的肉棒夹死在里面,随时感觉都要断在里面。

  「刚才不是很插的很带劲吗?不是想知道女神的小穴是什么味道吗!今天我让你尝尝~ 」莎灵说到最后都变了声,穴门松开,奋力向外拔的地灵将军一下没把持住,坐在地上,地灵将军想起身对抗,但地上不止何时在已经被水沾湿大片,从水中伸出几只芊芊玉手将地灵将军的四肢全都抓住,像刚才这种水化的手一使劲就挣脱了,现在却发现自己的力气在这些柔弱的水花面前宛如婴儿一般弱小。
  这就是1000攻的差距,莎灵回身一脚踢在地灵将军毫无防备的肉棒上面,上面的土块一脚就被踢碎。莎灵接着又是一脚踢向地灵将军的两个玉带,也还是一下,保护睾丸的土块也碎成渣渣,现在的地灵将军就像一直待宰的羔羊,如同土战士一样嫩白是肉棒,被莎灵一脚在地上,无法抬头。

  「呜~ 草~ 放开我!」地灵将军好歹也是个高级的战士,并没有因为莎灵这一下就失去斗志,但莎灵可不管这些,接着用脚跟压着龟头,脚趾挠弄棒身。
  地灵将军只是红着脸,并没有因为莎灵的丝袜脚屈服,这时他背后又伸出几只手将他上半身推了起来,压着他的头按在了莎灵的小穴上,大小阴唇一下就把地灵将军的俊脸印上了粘稠的淫液。

  「你是不可能操动我的,就那种破穴和臭脚也好意思叫做女神!」地灵将军不停的嘴硬,让晓峰暗叫完了!

  果然,听了地灵将军的嘲讽后,莎灵莞尔一笑「看来给你的调教还是不够啊!」说罢腿上的丝袜又一次冒气光芒,在莎灵的脚底,无数密密麻麻的细管从蓝色丝袜探出来,透过包皮插入了进去,直到到了尿道才开始停下。无数的细管一同开始对着尿道内壁开始骚动,摩擦!

  「呃!~ 不要……停下啊~ 」地灵将军一下就双眼通红,裂着嘴,热气和口水顺着脖子向下流去。万蚁钻屌的感觉让他不到十秒就一泄如注,将莎灵脚底泡得湿透透的。地灵将军面前的这个小穴,这个刚刚被自己征服,插的阀门大开的小穴仿佛变成了一个噬人的巨嘴,大阴唇是它的嘴唇,参差不齐的小阴唇就是它的牙齿!

  「来吧,给我好好射一起射出来吧!」莎灵摸着自己的丝袜,仿佛抚摸自己的肌肤一样,不停的抬腿,落下,抬腿,落下,蓝色长丝也被这种大幅度的动作被拉的长长的。

  地灵将军的肉棒更是惨不忍睹,一方面细管(丝袜)不停吸收肉棒的养分,一反面在莎灵小穴的淫威下,莎灵每一脚几乎都会让地灵将军射出一小股精液,并且让肉棒的尺寸变小一分。

  最终,地灵将军在一地的淫水上被踩的失去了意识,脸和莎灵小穴分离的一刻还发出了「啵~ !」的一声,地灵将军的脸上大大的一个红色的阴唇印子,甚至在他的眼中都是被淫水浇注。

  莎灵看了看地灵将军的下体,那里原来有一根宏伟的肉棒,现在却宛如一岁的孩童,硬不硬都是一个样子,还不停的喷洒着细针一样的白色水柱。

  「垃圾!还想噬神吗?呵呵!」莎灵用食指沾了一点地灵将军的精液放在嘴边嘬吧,地灵将军也慢慢的透明不见。

  晓峰的残况已经不用说了,就像地灵将军一样,现在失去了意识,吸收精子的装置的玻璃罩上被一层层的浓白涂满,通红的脸色也现在已经变的惨白。
  「臭虫就是臭虫,跳几下还不是被我踩死~ 」海莉那余光撇了一眼晓峰,那是一种看草履虫的眼神,充满了鄙夷与不屑,就像这场战斗,对她来说完全没有什么可骄傲的。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头发与长裙,又一次优雅的下台去了,就像高傲的雌孔雀一样,踩着刚才那只屏开的很美的雄孔雀的头走了过去。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ppaaoo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